[赵丽华诗歌事件]与三个人邂逅

本文共1575字,阅读大约需要4-6分钟。

  转邵风华博文
  与三个人邂逅
  邵风华
  ——关于《她们仨》
  《她们仨》,张立勤、赵丽华、雪小禅著,2 7年5月长征出版社出版。
  人们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而三个女人合写一本书呢 能想到这个点子的本就不多,而她们仨居然就这么做了,而且还这么做张做致、风情万种。一律是粉色印刷,而且篇篇译成英文,还有那么多华丽身姿、盈盈笑脸,一半光明、一半媚惑,劈头盖脸向你砸来,不由人不脸热心跳、唇齿半开,做垂涎三尺状。
  一个多月前,收到赵丽华寄自廊坊的书,我当即短信告之:2 7最美图书!不是朋友间的溢美之词,而是一名读者的真实感受。赵丽华的诗歌我读得非常多,有一些甚至出口能诵。

比如那首《当你老了》:“当你老了,亲爱的/那时候我也老了/我还能给你什么呢 /如果到现在都没能给你的话”;比如那首《死在高速公路》:“有一天我会死在高速公路上/像一只鸟//那些穿黄马褂的清道工/会把我拾起来/抚摸我的羽毛/让我在他们手上再死一次”;还有那首震动人心的《朵拉。玛尔》:“她平躺着/手就能摸到微凸的乳房/有妊娠纹的小腹/又瘦了,她想:‘我瘦起来总是从小腹开始’/再往下是耻骨/微凸的,像是一个缓缓的山坡/这里青草啊、泉水啊/都是寂寞的”……对爱的感叹、对时光的恐慌、对寂寞的忍耐,都达到了某种极致。本书中,赵丽华的这些经典诗歌都收录了。籍此,我知道她对这本书的爱与重视。我能想象得出她们播撒在廊坊的友谊。

某间小小的酒吧里,她们青春欢畅的时辰,她们彼此见证的青春时光。当有一天韶华不再,白头说前朝,依然是从前的酣畅和清洌。
  2 4年夏天,我与两个朋友,诗人长征和格式,一起去廊坊。在赵丽华供职的图书馆,我们有过愉快的交谈。

犹记得赵丽华叫我们去后园摘桃子的情景,她手捧桃子的样子叫我想起塔希提岛上的少女。在去往饭馆的路上,赵丽华还带我们去看了一株巨大的法桐,那是我迄今见过的最大的一棵树了。如今三年的时间弹指而过,赵丽华也像那株法桐一样历经了风雨。所幸,2 6年秋天的那一场网络风暴,不仅没有使赵丽华就此沉沦,也没有使中国诗歌在众网民和韩寒之类青春期写手的打击和污蔑之下损伤一丝一毫,反倒给了我们向世俗人心和庸俗写作挑战的良机。
  雪小禅是广受欢迎的青春美文作家,《读者》杂志百名签约作家之一。

随着年事渐长,青春往事愈来愈远,对于铺天盖地的各类美文文摘杂志,大多避而远之。而这次读雪小禅的文字,才知道悠游和浅斟低唱对于我们的心灵是一种妥贴的抚慰。读书是一件愉快的事,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需求,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去读陀斯妥耶夫斯基,去读卡夫卡。人群熙熙,红尘万丈,一个在职场中打拼的年轻人,当他(她)走得累了,在一个清凉的夜晚,饮一杯绿茶,读一读雪小禅随意而任性的文字,的确可以脱却日间的烦恼。雪小禅的文字里,有一种松松垮垮的东西在,有一丝厌倦,有一丝迷朦,还有一丝暧昧。

如她自己所说,“是个各色的女子”。走在街上,大约我们总可以在人群之中发现她,因为她有种与众不同的颓废气质,一种年轻时代由心路里程而外化了的沧桑。
  比较而言,张立勤进行着一种更为正统的写作。关于音乐,关于读书,关于电影。曾经获得过“庄重文文学奖”,“冰心散文奖”等奖项。

不急不缓的语调中,有一种知天乐命的平静和达观。有意思的是,在三个人所有的照片里,只有张立勤的脸上始终绽放着纯粹和平静的笑容。大概每一个写散文的人,每一个把日子像散文那样过的人,更容易随遇而安,淡定从容,不会对自己、对生活存有过多的苛求。相对于赵丽华的敏感,雪小禅的孤寂,张立勤有一颗向生活敞开的心。
  一本书,三个人。三个在各自田地里耕耘的女子,把各自的作品精选出来集合在一处。

她们不知,但凡拿到这本书的人,无不从头至尾,翻过来掉过去地看,除了阅读那些优美善感的文字之外,还能一遍遍温习“三美图”,这真是一举两得的善举。
水仙花的诗歌 外国现代诗歌

You Might Also Like